尼諾的相機ヽ(・∀・)ノ白珏

主吃All葉←
現在YYS中 / 身處ACCA13區中

各種文荒及圖荒
超級產文渣渣ヽ(・∀・)ノ

【周葉】心之所嚮(下)



上篇連結
中篇連結



心之所嚮(下)

* 決定帶點小虐+點砂糖

* 拖了好久好久終於完結

* 一如既往的OOC、OOC、OOC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終於順利在一起的兩人,在有一次見面的時候,周澤楷突然提起了想去見那個人,「前輩,見。」葉修目前還不能很了解周澤楷的語意想表達什麼,回問了「見誰?」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的周澤楷,一向面癱的臉上浮上了一絲尷尬的臉紅。

葉修看到這一幕頓時勾了勾嘴角,吐出一口菸,思緒在腦中繞了好幾圈,「小周是想見那個人一面嗎?」周澤楷點了頭。

葉修突然安靜了一下,緩緩的說出了一句話「那個人呀,說起來在榮耀裡面,也是你的前輩呢。呵呵。」周澤楷聞言有些驚訝,面上雖沒有顯示出來,但內心有些起伏。卻也因此下定決心,「想見。」他想知道那人是誰,影響了前輩如此深,他也想跟那人說請安心把前輩交給他。

葉修似乎知道了周澤楷的心意,「好吧,哥就帶你去見他一面吧。」自從奪了冠軍後,就不曾去探望了。沐秋,哥還是很想你呀。

到了約定的那一天,葉修和周澤楷搭上的計程車,跟司機說了目的地,「南山公墓。」周澤楷一聽葉修說出目的地,呆了會兒,「墓?」語氣有些震驚和乾澀。

葉修只是點了點頭,回了句,「是呀。」一向無所謂的語氣中,帶上了蕭瑟感,只讓人覺得心酸。

到站下車後,付了錢,葉修帶著周澤楷,走到了蘇沐秋的墓前。周澤楷看了墓碑上放著一個笑得很燦爛的男生照片,葉修靜靜的走到墓旁,蹲下身來,「沐秋呀,這麼久沒來看你了,會不會怪哥啊?」用著懷念著某人的口氣啟了口。

揮了手示意周澤楷走向前,「吶,沐秋,這個是小周,也是用槍的後輩哦,今天來這也是帶他來這看你的。」

周澤楷走向前,按靜了一下子,似乎下定決心,用著誠懇的語氣,「蘇前輩,請安心把前輩交給我。」一向只說一兩個字的人,說了一句完整的句子,只為了讓蘇沐秋能明白自己對葉修的心意。

葉修見到了這幕,嘴角揚起的弧度似帶上了陷入回憶裡面的笑容。周澤楷說完後,起身握住葉修的手,把自己的溫度傳遞過去。

葉修也回握了周澤楷的手,「沐秋,你看這個後輩也是不錯的吧。安心了不?」這時一陣微風拂面而來,葉修似乎有所感悟,「那哥就走了,有空會回來看你的。」朝身後揮了揮手,臉上一直傷感的微笑。

周澤楷看著這樣的葉修,心中略感疼痛,「前輩,一直。」帶著堅定的心意開口,手中握著的力度也加重了,似乎要把葉修周遭的蕭瑟給驅離走。前輩以後我會陪著你的,所以不要露出這種表情,周澤楷在內心默默的對葉修這樣說。

葉修被手中的溫度給回神了,「我懂的,小周。」心中也深信著相信沐秋這樣子也會安心下來吧。

在回來的途中,葉修突然回頭對周澤楷說了句,「抱哥一下唄。」周澤楷毫不猶豫,張開雙手還住了葉修,臉在葉修的髮上不斷的揉蹭著,葉修也伸手回抱,感受那令人安心且感到溫暖的懷抱。

就在這時候,葉修突然在周澤楷的耳邊說了一句話,讓周澤楷身子大大的震了一下,臉上竟揚起一絲令人眩目的笑容,假如這時候有熟悉兩人的人在身旁的話,看到周澤楷的笑容,一定會說這笑容一定秒殺全場的粉絲啊。


可惜葉修沒看到這幕,周澤楷只回答了「嗯。」說話的口氣像是得到了夢寐以求的東西一樣,那樣的幸福和滿足。

「好拉,小周。該鬆手囉,不然哥要被你悶死了。」手拍了拍周澤楷的後背,周澤楷有點不捨的從葉修身上離開,改牽住葉修的手,臉上還帶著幸福的表情看著葉修,「前輩。」不得不說這樣的周澤楷讓葉修有種養了大型犬的錯覺,伸手揉了揉周澤楷的臉。

「走吧,我們回去。」周澤楷就這樣乖巧的讓葉修揉臉,點了點頭,兩人的身影在夕陽的照射下,讓人有種兩人天生就是一對,和諧的感覺。



在他們交往很久之後,周澤楷永遠記得那幕,葉修微笑著跟他說「小周呀,哥不知從幾何時,從對你的喜歡轉變成了愛。」那也是葉修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跟周澤楷袒露出自己的內心,不帶嘲諷的,有著只是直接且明確。

周澤楷一直認為著,葉修給予他的喜歡,有著一半是對於榮耀後輩的喜愛。聽到葉修那句話,周澤楷臉整個都通紅了起來。心中一直不斷重複著相同的兩個字,前輩。他愛葉修,已經愛了好久好久。

葉修至今也記得當時周澤楷的反應,害羞內向的後輩,聽到自己這句話,呆住了好長一段時間,說出口的仍是恆久不變的愛意,「前輩,愛。」說出這句回答時的周澤楷,一向無表情的臉浮現了一個罕見的笑容,為他原本就帥氣的臉蛋又增添了幾分迷人。


评论
热度(23)

© 尼諾的相機ヽ(・∀・)ノ白珏 | Powered by LOFTER